我爱高尔夫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尔夫球场 > 正文

难见广野 从二战中复活的百佳球场

2007年,世界百佳评选机构的委员长乔(Joe Passove)告诉我,从我对高尔夫的专业知识、热情、贡献度等各方面来看,我都已经符合成为一名世界百佳球场评选委员的要求了,唯一的问题是我打过的百佳球场数量还不够。评选委员被要求打过50家以上的百佳球场,当时我打过了47家,还差3家。我马上想到该再去一趟日本了。

  艰难探访

  2007年,日本共有4家百佳球场,分别是排名第74的卡瓦纳富士山球场、排名第97位的东京球场、排名第99位的忍者球场以及排在第39位的广野高尔夫俱乐部。广野俱乐部位于神户西北方向16公里处的一个港口城市,它不仅是当时日本最好的球场,也是整个亚洲地区最好的球场。

  事实上,在那之前我并非有意不去广野球场,正相反,我早在2002年就尝试去拜访这座球场了。当时,我作为韩国九桥俱乐部的代表理事,非常希望广野俱乐部能代表亚洲球场参加世界百佳的评选。同时,作为一名高尔夫人,我自己的内心也有强烈的欲望想要亲眼看看这座球场。出乎意料的是,广野俱乐部拒绝了世界百佳评选的邀请,我的拜访请求更是被一口回绝了。对方的答复是:别说打球,连参观都不行!我们后来才得知,不仅我们想见识这座球场的愿望得不到满足,据说整个日本的高尔夫爱好者都对这个俱乐部充满好奇心,但即便是就住在神户当地的球友也没有这个荣幸可以获准打球或参观。

  广野高尔夫俱乐部颇有些清高,他们的会员都是70岁以上的老者,不喜欢变化,他们希望把广野俱乐部作为一个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城堡。是的,这是一个著名的封闭式的私人俱乐部。

  我本人被迫接受了漫长的等待,直到2007年这个愿望才再次被提上日程。这时的九桥俱乐部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在国际上的地位也日渐提高。我大概是得益于此,才获得了广野俱乐部同意探访的许可。即便如此,我还是要感谢一位广野俱乐部的会员,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的梦想还是不可能实现。这位广野俱乐部的会员曾在2003年到访过九桥俱乐部,我们的相识以及他在后来给予的穿针引线般的帮助实质性地促成了我2007年的访问计划。

  沉默的广野

  广野球场的设计师是英国人查尔斯。艾利森。日本的另两座世界百佳球场卡瓦纳和忍者也都是出自他的手笔。1931年,当查尔斯第一次到访广野俱乐部所在的这片土地时,就被这里深深地吸引了。美丽的荷花荡漾在湖泊中,峡谷和溪流相映成趣,峡谷之上的山林则让这块原本就起伏有致的地貌别有一番味道。查尔斯当时就感慨说:这里就是在内陆建设林克斯球场的最合适的地方。

  这片土地在16个月的施工后,于1932年6月成为了广野高尔夫俱乐部。为了庆祝球场的开业,当时的日本王子还特意成为了这个球场第一个下场打18洞的人。之后的岁月里,广野高尔夫俱乐部一直在日本的2600多家高尔夫球场中排名第一。

  值得一提的是,广野俱乐部的业主本人也是一位草种专家,正是他第一次将本特草带到了日本。东京高尔夫球场也是属于这位业主的,是日本最早使用本特草的另一家球会。这两家球会同时还是姐妹球会,每年的11月,两家球会都会举办俱乐部的对抗赛。更有意思的是,这两家球会的会员和日本高尔夫球协会的成员基本上就是同一群人。

  虽然有很多共同之处,但广野俱乐部和东京俱乐部还是有根本性的区别。东京俱乐部后来一直参加世界百佳评选活动,而广野俱乐部则再一次选择隐退江湖。广野俱乐部原本的长度是6725码,这个长度在1972年被增加到6959码,而现在,球场的总长度已经扩展到7169码。我认为其中最特别的是全长152码、Par3的第5洞。这个位于峡谷内的球洞形状和挪威海岸的地形相似,被称为全日本最美丽的球洞。

  从危机中逃生

  广野高尔夫俱乐部经历过一段漫长的黑暗时期,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44年6月,广野俱乐部甚至一度被迫关门歇业,因为这里的球道和别的高尔夫球场一样没能逃过沦为飞机跑道的噩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球场开始了艰难的重建工作。俱乐部的规则和球场的运营机制都进行了调整,1958年,全新的俱乐部会所建成了。

  目前,广野高尔夫俱乐部的正会员有308名,平日会员 207名,法人会员400名。不过,真正在这里打球的会员不会超过300名,访客的数量也少之又少。与东京球场的22000年打球轮次相比,广野俱乐部的年打球轮次不足18000。几十年过去了,广野俱乐部的会员还是那么年老,他们不喜欢球场有变化,也不喜欢在会所里看到陌生的面孔以及女人的面孔。在广野高尔夫俱乐部,女性只被允许在平日的时候打球。

  广野俱乐部会员的固执和坚持没能避免俱乐部卷入到另一场危机中——1980年代泡沫经济导致的经济危机。日本的高尔夫球场纷纷破产。不管是经济环境所使还是自身机制的不完善,很多球场未能冲过经济危机这道门槛。广野高尔夫俱乐部成功做到了。

  韩国的高尔夫球场与日本相比,虽然说历史比较短,但九桥也逐渐踏入了世界顶级俱乐部的圈子,2013年,位于新兴的高尔夫强国中国海南岛的山钦湾高尔夫俱乐部也被评选为世界百家球场之一,这实在是一件值得祝贺的事情。在亚洲,不管是广野高尔夫俱乐部还是九桥高尔夫俱乐部,现在都不再孤独了。

  背景资料:爷孙俩

  最早希望在东京建设一个高尔夫球场的人叫作高田,他找到了设计师艾利森在神户一起住了7天,每天都去考察地貌。但真正让球场走上正轨的主角是高田的孙子高田次郎。爷爷修建了球场,孙子当上了球场的运营委员长,由此,广野俱乐部的故事也随着这爷孙俩的故事不断地延续。

  新年好去处

  广野俱乐部所属的神户是著名的港口城市。神户正致力于打造21世纪休闲度假城市。休闲度假城市是指通过居住、活动、学习、休息、娱乐等让人们发挥自己的个性,追求创建充满生机的魅力城市。这里的确是一个港口城市,有很多供给旅客们周游世界的豪华邮轮。每年的除夕夜,韩国人用钟声辞旧迎新,而日本却是用游船汽笛声来迎接新年的到来。以日本最好的有马温泉、六甲山人工滑雪场为首,这里还有丰富的旅游观光资源,更有最佳球场广野吸引着每一位热爱高尔夫的人。

  金云龙专栏

  金云龙是世界百佳球场韩国九桥俱乐部的首任CEO,他在职期间将九桥在世界百佳的排位成功提升至第49位。世界百佳球场中,金云龙体验过的球场超过50家。

  他通过了严苛的条件,成为了韩国历史上第一位世界百佳评委。他同时兼任韩国10佳评委、中国10佳评委顾问。

  金云龙在韩国体育界(排球、篮球、棒球等)30年的工作经历和他为韩国体育发展做出的贡献为他赢得了高度评价。现在,他还在韩国湖西大学任高尔夫学客座教授。

  译 阮正荣 编辑 刘静

热门

我爱高尔夫